陈正敏:伏尔泰的中国文化想象——以《中国孤儿》为中心

  • 时间:
  • 浏览:0

  摘要:以《赵氏孤儿》为灵感源泉的《中国孤儿》,借助另兩个全新的故事,表现了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的想象,热情礼赞了中国文明的巨大魅力。而中国文化对伏尔泰不言而喻具有这样巨大的吸引力,乃是由于在伏尔泰的想象中,中国文化体现了他的启蒙理想。他对中国文化的礼赞,实质上是对另一方的启蒙理想捍卫。

  关键词: 伏尔泰 《中国孤儿》 中国文化想象 启蒙理想

  1755年8月20日,伏尔泰一出中国题材的悲剧《中国孤儿》,在巴黎近郊著名的枫丹白露宫上演,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部悲剧获得了广泛的好评,把从前已在欧洲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中国文化热,推向了新的高潮。《中国孤儿》的成功,使伏尔泰格外兴奋,其兴奋的程度,甚至比当初《俄狄浦斯王》、《查伊尔》的成功更为强烈。这不仅是由于《中国孤儿》让伏尔泰赢得了新的荣誉,巩固了伏尔泰的声名,更主要的是由于这出悲剧对伏尔泰来说,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它表达的是伏尔泰对他心目中的理想文明——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华文明的想象。在伏尔泰看来,对《中国孤儿》的肯定,不仅仅是对他另一方的肯定,还是对他心爱的中华文化的肯定,进可是对他的启蒙理想的认同。他当然会兴奋异常。

  《中国孤儿》不须完有的是伏尔泰的创作,其灵感源泉实际上来源于中国著名的古典戏剧《赵氏孤儿》。《赵氏孤儿》是第一部传入法国的中国戏剧,伏尔泰最先是在巴黎的《法兰西信使报》上读到了该剧的剧情介绍,日后 又在《中国通志》上读到了这部戏的译文。故事的情节深深地打动了他,他为剧中儒家文化熏陶下的中国人,面对强暴与野蛮时表现的大义凛然的气质,维护正义的果敢坚毅,与强权斗争时的不屈精神所感动,于是决定把它改变成一部新剧目。但由于种种由于并他并好难马上着手,直到二十多年后的1755年,他的心愿才终于实现。

  《中国孤儿》的创作灵感虽然来自于《赵氏孤儿》,实际后面 貌已全然不同。《中国孤儿》挪用了《赵氏孤儿》里的这些情节,那可是作为故事生发原点的“搜孤救孤”事件。正是《赵氏孤儿》中围绕这些 事件所居于的什么故事,感动了伏尔泰,触发了这位伟大思想家的灵感,因而他不忍舍弃。但所有这些的情节,却有的是伏尔泰另一方的创造。《赵氏孤儿》的时代背景是春秋时代的晋国,这时的中华文明正居于其辉煌的起点,在此背景之上讲述的故事,是居于在中华文明的外部。而现在,伏尔泰把它的故事背景加以重新设置,把中心情节居于的时代背景放置在宋元易代之际。这些 重新设置具有关键意义,在伏尔泰看来,大宋王朝及其遗民代表的是人类的成熟图片 图片 是什么期 图片 是什么是什么期文明,而成吉思汗的元朝代表的则是落后的野蛮文化。于是,宋元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人类普遍居于的文明与愚昧、正义与邪恶、理性与偏执的冲突。从前伏尔泰才便于讲述另一方的故事,并借故事这些 能指带出另一方的所指——对中华文化的想象。

  时代背景的重新设置,必然会带来故事情节的重大改变。《赵氏孤儿》的情节紧张激烈,节奏紧促,扣人心弦,一切都围绕孤儿的命运来展开。《中国孤儿》则不同,在这些 悲剧里,孤儿的命运可是故事生发的原点,在故事展开的过程中,伏尔泰实际上把情节的重心悄悄置加进去对奚大美的争夺上了。伏尔泰企图借助这些 故事重心的转移,巧妙地将《赵氏孤儿》的复仇主题,转加进去了《中国孤儿》中,宋朝遗民代表的文明的儒家文化与元朝统治者代表的野蛮文化间的冲突。这些 转换是有效的(虽然不无逻辑上的裂缝),在枫丹白露演出的成功可是证明。伏尔泰正是以从前的情节,让人的人物在《中国孤儿》中展开表演,并以此来表现它对中国的文化想象。

  亲戚亲戚人们儿注意到,《中国孤儿》的题目下有另兩个副题“孔子的五幕伦理学”,很明显伏尔泰这是在告诉亲戚亲戚人们,它是在借这些 戏剧,展示他向往的儒家文化的魅力。在《中国孤儿》中,盛悌正是伏尔泰心目中的孔子伦理学的完美的承载者,换句话说,也是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的承载者。盛悌并有的是力挽狂澜的人物,在王朝覆灭文明存亡绝续之际,他可是另兩个温文尔雅的儒者,但伏尔泰笔下的这些 儒者,却仍不失为另兩个英雄。他毅然担负起拯救宋室遗孤的责任,甚至不惜以另一方的独子换取太子的性命。但他从前做主要不须是对皇帝的忠心,而首先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和对生命的关怀。有意思的是,伏尔泰笔下的这些 儒生,不须教条。他有节操,敢于为保护孤雏献出另一方的生命,甚至儿子的生命,但当他知道成吉思汗对妻子的夫妻感情后,反而尽力劝妻子活下来。伏尔泰通过盛悌这些 人物,向他一同代的西方人展示他想象中的儒家文化,在他看来这些 文化把维护正义看得高于一切,注重操守甚于生命,却绝不流于迷信,决不偏执。对照伏尔泰在《风俗论》所说,“似乎所有民族都迷信,只有中国的文科应学士例外”[①],这是非常有趣的。当然,事实是不是这样,那要另当别论,亲戚亲戚人们儿假若别忘了,这可是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的四种 想象就够了。

  由于说盛悌的身上体现了儒家文化刚性的一面句子,他的妻子奚大美却体现了儒家文化柔的一面,——我知道你应该说刚柔相济的一面更恰当。她的柔一是体现在对丈夫的恭顺,尽管她不同意丈夫的决定,以为那是徒劳无益之举,却并这样阻止丈夫计划的实施。再可是体现在对儿子的那一腔母爱上,当儿子面临生命危险的日后 ,她以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的柔弱之躯和母亲的刚毅坚强,保护儿子。伏尔泰以这些 人物,表现儒家文化的仁爱,这仁爱的深厚与博大。不仅这样,伏尔泰还通过她,展示中国文化的尊严感,对尊严的珍视,尤其是对自由的维护,这体现了奚大美的的一面。在她心目中的杀人不眨的野蛮人成吉思汗身后,她毫不畏惧,敢于大胆指责他。不仅这样,作为战败者,她毫不畏惧毫不委琐,一如既往表现出对另一方的文明的自信与自豪。成吉思汗见到她后旧情复萌,企图用强权、利益,甚至丈夫的、皇室孤儿的生命胁迫她屈服,但她毫不退让,甚至比丈夫表现得更勇敢更坚决更义无反顾。她对丈夫说:“亲戚亲戚人们儿要学习什么自由人的榜样。要死要活都得另一方作主张。”这无异于一篇自由宣言。更为有意思的是,亲戚亲戚人们从前所做的是保护太子和拯救另一方儿子的生命,而现在,当亲戚亲戚人们看后自由由于彻底无望的日后 ,亲戚亲戚人们宁可带着这另兩个孩子一同就死。从前,伏尔泰让亲戚亲戚人们儿看后,在中国文化中,自由是最为珍贵的,它高于一切。这显然打上了鲜明的启蒙时代的色彩。

  这些,伏尔泰正是通过盛悌和奚大美夫妇,展示了他想象中的中国文化——孔子的伦理道德观。不须以为伏尔泰把中国文化等同于孔子的伦理是对中国文化的贬低,事实上这是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的最高评价。在他的《风俗论》——这部名著最初是写给他的情妇夏特莱伯爵夫人的——中,伏尔泰说中国“完善了伦理学,而伦理科应学首要的科学”。[②]正是借促使盛悌和奚大美这另两另一方物,伏尔泰极力赞美了他想象中的中国文化。在伏尔泰看来,亲戚亲戚人们淋漓尽致地展示了中国文明的魅力,展示文明在野蛮身后的内在力量,她顽强的生命力。以至于横行天下战无不胜的成吉思汗,最后竟然在亲戚亲戚人们身后甘拜下风,“打了败仗的人民来统治打了胜仗的君王了”。

  至于成吉思汗,则是伏尔泰政治理想的实践者,他心目中理想的政治人物——开明君主。在《中国孤儿》中,成吉思汗虽是君王,却以野蛮人的形象总爱出现。他千方百计找到宋朝皇室的遗孤,目的是为了斩草除根。但他竟出人意料地被他的俘虏的德行所感动,在亲戚亲戚人们的人格身后低下头来,最后不仅不再杀太子、饶恕了盛悌夫妇,日后 还“全盘中化”,实行大宋朝的法律,表现了巨大的胸襟和气度。通过这些 人物,伏尔泰展示了儒家文化的魅力,以至于战场上的胜利者,竟心甘情愿承认文化上的失败,自觉地向被征服者的文化投降。当然,伏尔泰尽管把成吉思汗当成野蛮人来表现,实际上还是把他作为中国文化的一分子的,是中国政治文化不断涌现的(别忘了,这是在伏尔泰的想象中)开明君主的代表。在他看来,正是什么开明君主,维护了这些 文化,守护了这些 文明。

  从前,尽管《中国孤儿》表现出了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的想象,日后 在枫丹白露的演出也获得了成功,说明他对《赵氏孤儿》的改写、情节的挪用,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再创造,效果是好的。但别忘了,按后现代主义的说法,所有的文本外部都居于自我否定,自我的分裂,自我反诘和逻辑上无法弥合的裂缝。后现代主义者们的说法否不言而喻这些极端,但就《中国孤儿》来说,也的确居于这些 清况 。比如亲戚亲戚人们儿在前面说的,伏尔泰在故事发展线程池池中,对故事重心的悄悄置换。再可是成吉思汗对奚大美的态度,过于西方化了,不像视生命如草芥的东方专制君主,倒更像西方文学中的骑士。奚大美可是太像东方儒家文化熏陶下的淑女,却更像法国宫廷里的贵族命妇。奚大美决心为了自由而慷慨赴死的壮举,以及她对丈夫说的那番话,更使她成了伏尔泰另一方启蒙理想的传声筒。

  伏尔泰从前做不言而喻有为了让西方读者接受的考虑,但主可是由于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不须深,是对中国文化的误读造成的。正是对中国文化的这些 误读,使他笔下儒家文化熏陶下的中国人,有了更多的西方气质。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的误读,在《风俗论》也都都还能不能找到证明,日后 表现得非常明显。在《风俗论》中他总爱尽一切由于赞美中国文化,表达他对中国文化的仰慕。以致总爱出现从前的清况 ,在这些日后 ,他不得不谈到中国文化的缺点,每当总爱出现这些 清况 时,他总爱曲意回护,有时干脆强词夺理。比如在《序言》中,他不得不承认中国在科学上远远落后于西方,“中国人今天跟100年前的亲戚亲戚人们儿和古稀老人、古罗马人一样有的是不须高明的物理学家”(话说得委婉之极),可接着他话题一转,“日后 亲戚亲戚人们完善了伦理学,伦理科应学首要的科学”,显然是狡辩。说到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伏尔泰从前说:“另兩个叫雪始皇帝的暴君确曾下令焚烧一切书籍,但这些 荒唐而野蛮的命令却警告亲戚亲戚人们把书籍小心保存起来。”[③]明目张胆地强词夺理。可见,伏尔泰对中国文化爱的深挚。但应当承认,这也是四种 偏见,这些 偏见明显地违背了伏尔泰坚守的理性原则。因而,都都还能不能说《中国孤儿》的产生,以及它所呈现的面貌,正是伏尔泰对中国文化误读与想象的结果。

  现象报告 是伏尔泰为甚么对中国文化这样情有独钟?为甚么他不惜违背一向坚持的理性原则,在想象中极力美化中国文化,甚至为此牺牲故事情节的合理性,不惜故意歪曲历史事实?

  这些 点虽然不须难找到答案。假若看看他在《中国孤儿》里所描述的中国形象,具有什么特点就行了。由于甚么特点,肯定是他所喜欢的中国文化的什么方面。前边的分析由于指出,在伏尔泰的想象中,中国文化热爱自由,坚持正义,仁厚博爱,宽容而不迷信,它具有巨大的包容性而绝不偏执。什么恰是伏尔泰的启蒙理想,恰是伏尔泰理想的欧洲或更恰当地说是理想的法国文化。当然,这些 理想形象的理想的方面恰是现实的西方文化所匮乏的。因而都都还能不能说,伏尔泰在展开他的中国文化想象的日后 ,是把中国文化与欧洲文化进行四种 潜在的对照,在这些 对照中,伏尔泰把他渴望而他以为欧洲又不具有的,都赋予他想象中的中国。从前亲戚亲戚人们儿也就明白了,伏尔泰不言而喻热爱中国,乃是由于他想象中的中国是他启蒙理想的承载者。他对中国文化的维护,实际上可是他对另一方的启蒙理想的维护。换句话说,他真正挚爱的,乃是他的启蒙理想。伏尔泰在《中国孤儿》中让战场上战败的中国,在文化上成了最终的胜利者,正是他的启蒙理想的反应:文明必将战胜野蛮,理性必将战胜愚昧,公正最终会获得维护,人类的尊严必得伸张。总之,人类的进步不可处里,文明是不可战胜的。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他的启蒙战友、思想上的对手卢梭的观点,让亲戚亲戚人们儿感到,什么有的是冲着卢梭来的。事实上也的确是从前。从《中国孤儿》产生的现实因素来说,它可是伏尔泰与卢梭论战的结果。17100年,卢梭凭一篇征文的获奖一举成名,在这篇征文里,卢梭以中国作为另兩个例证,证明科学对人类的危害,文明的无用。我知道你:“在亚洲有的是另兩个广阔无垠的国家,在那里文艺是为人尊崇、摆在国家的第一位。由于科学都都还能不能纯化风俗,由于它能教导亲戚亲戚人们为祖国流血,由于它能鼓舞亲戚亲戚人们增长勇气,这样中国人民就应当是聪明的、自由的日后 不可征服的。然而,由于这样四种 邪恶未曾统治过亲戚亲戚人们,由于这样四种 罪行亲戚亲戚人们不曾熟悉,由于无论大臣们的见识由于法律所号称的睿智由于那个广大帝国的众多居民有的是能保障亲戚亲戚人们免于愚昧而粗野的鞑靼人的羁轭句子,这样亲戚亲戚人们的文科应学士又有什么用呢?亲戚亲戚人们所堆砌的什么荣誉又能得出什么结果呢?结果不可是住满了奴隶和为非作歹的人吗?”。[④]1755年,卢梭把另一方的新著《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赠给伏尔泰,在这本书里,卢梭对人类文明的攻击变本加厉。伏尔泰这样对这本书作评论,可是以《中国孤儿》的公演来否认。亲戚亲戚人们儿由于看后,在伏尔泰斯的故事里,中国尽管战场上失败了,但她的文明的魅力却强大得足以使他的征服者匍匐在地,文明战胜了野蛮,进步乃是历史的必然。文明会为人类赢得尊严,日后 更重要的,她是不可战胜的。这些恰与卢梭的观点针锋相对。从前,借促使《中国孤儿》对中国文化的想象,伏尔泰回击了卢梭,维护了他心爱的中国文明。

  在《中国孤儿》首演10天后,即1755年8月100日,伏尔泰给卢梭写了一封信,信富含从前几句:“先生,我收到了你反对人类的新著,我感谢你。这样人会动用这样心力来教唆人类返回动物清况 。读尊著,使人渴慕四脚爬行。谢天谢地,我遗忘这些 习惯由于六十多年了。”[⑤]从此,两人彻底决裂。由此可见,伏尔泰对中国文明的维护,实际上还是为了捍卫他的启蒙理想。这才是伏尔泰创作《中国孤儿》的最根本由于。

  耐人寻味的是,自近代以来,为伏尔泰挚爱的中国文明,却在他深为不满的西方文明的强力攻势下,呈现出这样深重的危机。而在当代,以骨子里的西方化为实质的全球化趋势已不可处里,伏尔泰若天堂有知,该作何感想?

  --------------------------------------------------------------------------------

  [①]伏尔泰:《风俗论》上册,梁守锵译,第28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

  [②] 同上,第76页。

  [③] 同上第209页。

  [④] 转引自戴金波:《伏尔泰》,第110页,沈阳辽海出版社,1998年版。

  [⑤] 转引自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第23页,上海三联书店,1003年版。

  此文将发表在1008年6月号《中国学研究》上。作者授权天益网络首发。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