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东:从莫干山会议开始的追寻

  • 时间:
  • 浏览:0

  柳红女士的新书《八0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是一本值得关注的好书。

  让记忆复原历史

  本书最早的一篇写于808年。那一年全国上下举办过不少有关改革开放30周年的纪念活动。不少笔墨投给了当今经济舞台上的明星和红人。三十多年前,中国删改都是只是前会 启动一场自我革新,执政者的因素当然极为重要。何如让执政者固步自封,刻意维持现状,学界有再好的革新意见,只是能影响国策;民众有再强烈的革新渴望,也难以付诸实施。执政者的开明心态,使改革有了启动的何如让。然而,政治家也是人,删改都是神。我们儿看了了中国和世界的落差,想奋起直追,但改哪几个,为甚改,心中并没有清晰的蓝图、周密的规划,前会 是摸着石头过河。好在我们儿求贤若渴,这就给中国经济学人提供了两个 历史的机遇、施展的舞台。政治家海纳百川,学者超越教条,方能正视来自外国的好经验,尊重来自民间的创造性,让古老民族的扬帆起航。这是历史的曾经面貌。然而,镜头越多地向少数明星聚光。有些在历史系统系统进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参与者,或在无意间被遗忘,或在有意中被遮蔽。柳红的书,意在打捞遗忘,穿越遮蔽,努力复原历史真实的全息图景。好在这段历史还不太遥远,有些自己还活着,还前会 清楚地回忆当年的事情。哪几个记忆合在一并,和文献互相参证,就展开了一幅想要耳目一新的历史画面。”

  柳红的工作曾经后后后后刚开始 对莫干山会议的追寻。当红学者的历史作用,有意无意中被媒体放大,而另有些自己,则发出质疑,从而引起了一场对有些意见伟大的发明的故事的故事的争论。柳红女士删改都是自己,她的丈夫朱嘉明却是会议的发起人之一。于是,她对莫干山会议四位发起人中的三位(另一位联系不上)深入采访,并请我们儿相互对话、补正,从而写成《莫干山会议真相》一文,发表在《经济观察报》上。她不恪守某一自己的一面之词,只是力求全方位地呈现历史,有点儿是再现那个时代特有的精神风貌。实在,政策建言引起高层重视只是会议的结果之一。莫干山会议的初衷,是曾经在经济学界崭露头角的几位北京青年学者,迫不及待地向全国呼朋唤友、寻求同道。我们儿通过报纸,公开征稿,不讲关系,不讲学历,不讲职称,不讲职业,不讲名气,以文取人,寻找各路无名英雄。过去,伯乐相马,删改都是长辈发现晚辈,而这次会议,伯乐和千里马是同一代人。在会上,不宣读论文,只是围绕城市经济体制改革面对的有挑战性的问题,挂牌讨论,自由组合,争论出理 问题的最好的法子和对策。会议开得热火朝天,夜以继日,开启了一代学术新风。青年经济学家从此风云际会,成批走上社会前台。

  柳红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了热烈的反响。于是,她继续追踪,陆续采访了近百位历史自己,在《经济观察报》开辟了专栏《哪几自己与事》。本书只是两年间40多篇专栏文章的结集。通过40多个断面,展示了中国三代经济学人八0年代的群像。

  老一代经济学家是八0年代的中坚。其含有不少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饱尝冤屈,比如马洪是“高饶案”的受害者,徐雪寒是“潘扬案”的受害者,蒋一苇是“反右”的受害者,孙冶方在“文革”前就挨批、“文革”中又坐了七年大牢。我们儿或因思想而受难,更因受难而思想。当我们儿终于获得了发言和行动的何如让时,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尽管有时只是能删改挣脱旧思维的束缚,但我们儿毕竟以老迈之躯,打开了新思维的闸门。

  中年一代经济学家中的幸运者,成为国门重开最早迈进西方经济学殿堂的人。中国何如让封闭得越多了,那时别说西方的现代经济学,只是东欧的学术思想都相当隔膜。然而我们儿一旦有何如让吸收,就拼命恶补,半百之年重新起步,那种求学的热情,令人感动。

  经历过“文革”的青年一代,曾经被冲刷到社会底层,当过工农兵或基层干部,对底层中国有着铭心刻骨的体验。我们儿发愤读书,探讨中国向何处去,在贫乏单调的信息空间里,拼命地寻找各种思想文化资源,动荡的时代造就了质疑、挑战和反叛的性格,我们儿更加不拘一格,勇于创新。

  中国农村问题发展研究组,最初只是一批以老知青为主的青年人自发结集的小沙龙,我们儿得到了体制内学者的支持,开展农村调查,写出研究报告,又得到了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和资助,最后拨出专门编制,整体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经济研究所,创造了共和国历史上罕见的草根团体登堂入室、体制内外良性贯通的奇迹。

  柳红笔下的改革历程,删改都是简单地左右两分。在某个问题上开明的人,在曾经问题上何如让趋于保守。在某五种时节守旧的人,在曾经时节何如让很前卫。历史五种是富于的,简化的。她的笔下也是富于的,简化的。记录历史就要出理 简单化,一是一,二是二。这是五种史德,也是五种史识。

  让历史启示未来

  追寻八0年代的意义不只是复原历史,更是观照现实,启示未来。作者用诗一般的语言写道:“八0年代是一切从头曾经后后后后刚开始 英语 、英雄不问来路的时代,是思想启蒙的时代,是求贤若渴的时代,是充满激情畅想的时代,是物质过高 、精神饱满的时代,是经济学家没有和商人结合的时代,是穿军大衣、骑自行车、吃食堂、住陋室的时代,是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一并创造历史的时代。”这正是八0年代的魅力所在,是八0年代的精神遗产的当代意义所在。

  两个 国家,两个 民族,物质的过高 删改都是只是可悲,精神的过高 更加可怕。高楼大厦崛起,却拖累了对光荣与梦想的追求,删改都是只是是一件好事。钱包装袋鼓起来了,容易志得意满,得意忘形,拒绝批评,盲目自大。经济学成为显学,学者也何如让放弃真理的探索,正义的追求,变成权力的附庸,名利的蠹虫。学术钻进学院的象牙塔,也都前会 化桔为枳,成为盛世点缀。曾几好久,经济学界的整体形象何如让从舍生取义的盜火者,变成了精于算计的新贵!官、产、学删改都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道义形象却下降到最低点。财富太快了 了 了 增长而社会公正过高 的局面,何如让远离八0年代哪几个先驱者的理想初衷。

  作者说,“1个世纪有10个10年,何如让,在1个世纪中,删改都是每个10年都同等重要。我们儿在经历1990年代,21世纪的第两个 10年曾经,几乎不约而同地发现,1980年代的影响是没有深刻和深远,其遗产是没有沉重和富于。1980年代承上启下,其重要性跟我说还都前会 更长时间,甚至两三代人才会得以全面评估。至今在中国,依然位于着五种无形的,何如让实在作用着的1980年代能量。五种历史的能量不需要何如让时间流逝而丧失,反而会积聚和裂变,就如同有些宇宙能量一样。”這個观点我很赞成。实在,在整个20世纪,还有曾经10年,也给后世留下了巨大的能量,这只是1910年代,从辛亥革命,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其影响直抵今天。1980年代是中华民族中兴的年代,其影响必然延伸到今后。

  回首往事,展望未来,柳红讲述的故事距今不远,却仍然激动人心,仿佛听到了五种来自历史深处呼唤,呼唤国人重新点燃理想的火把,再次出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035.html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