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靈論網際網路金融亂象:認清理財産品法律性質

  • 时间:
  • 浏览:36

  “近年來網際網路企業頻繁介入金融服務行業,給社會大眾帶來了更好的體驗、更多的選擇,也促進了傳統金融機構的變革,增進了社會的整體福利。與此一块儿,也突然再次出现了某些亂象,讓某些人借用網際網路金融的名義,和金融創新的名義衝破監管紅線,擾亂了金融秩序,給投資人帶來了不應有的損失。”近日,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在出席第二十屆中國資本市場論壇發表了有關網際網路金融亂象的主旨演講。

  對於網際網路金融亂象的愿因分析,吳曉靈分析,一是許多人没有認識到網際網路技術運用於金融業並没有改變金融的本質,對各類金融産品的本質屬性缺陷準確的了解,對金融的法律紅線缺陷敬畏之心。二是現有的金融産品設計沒能滿足不同風險承受能力投資人的需求,因而突然再次出现了某些有市場但不合規的産品,運作不當給市場帶來風險。三是金融監管跟不上市場發展,缺陷應有的引導和警示。因而,必須加大金融改革的力度,適應社會需求,維護市場秩序,保護投資人權益。

  亂象拆解 法律性質認識不清

  吳曉靈指出,當前,網際網路金融中風險暴露最多的有兩個領域,一是P2P,二是網際網路理財。由於社會對這些産品的法律性質認識不清,以致難以有效防範和控制風險。

  “P2P是直接借貸,借貸雙方必須簽訂質權合同,可能你是什么標的分拆的話,最大分拆成300份,最多20萬元。可能標的不分拆多大都都里能 。”吳曉靈進一步表示,要出理 建立資金池,最好的辦法 就是 資金通過銀行直接從借貸雙方走賬。可能P2P平臺要想建立一個直接融資的銀行託管賬戶,實際上是P2P平臺向銀行發出指令,把甲客戶出借的錢直接轉到乙客戶的賬上,不過平臺的賬戶。現在的監管當局要求P2P平臺找銀行做託管賬戶,而什么都有銀行没有開發這樣的技術産品。因就是 P2P平臺在銀行資金託管中很大的技術障礙。

  對此,吳曉靈認為,份額化的P2P標的就是 發行債券,必須遵守私募發行或公募發行的規則。就是 把你是什么份額化了,可能是在高法的解釋範圍之內沒問題,可能超出了你是什么範圍,要再分解就要遵守債券的規定了。可能私募發行少於3000份,必須向合格投資人發起。可能公募發行,就要實行核準或註冊制,現在所有的債券,《證券法》推定的是核準制,基金髮行是註冊制。

  當前P2P亂象的産生愿因分析,吳曉靈表示,第一是資産端没有堅持小額融資,它的金額很大,肯定要分拆;第二是資産端標的複雜,許多標的還等額分,實質就是 證券。

  “在資金端來説,會産生資金的錯配和期限的錯配,因為資産端金額太大,資金端金額小的時候,就會分拆標的。還有資産端借貸期限比較長的時候,資金端不能夠提供長期資金,什么都有的參與P2P的投資人都希望短期獲高利,因而産生了期限的錯配。”吳曉靈説。

  創新産品 滿足投資者需求

  吳曉靈指出,網際網路理財亂像是非常嚴重的,網際網路理財有三種形式,第一類是金融資訊服務,第二類銷售金融機構的産品,這都里能 該類金融産品的銷售許可,私募産品不都里能 公開銷售。第三是集合客戶資金幫助客戶投資,平臺承擔了資産管理的責任,其實質在發行集合投資計劃。

  “理財、投資是一種行為,一定会産品,完成理財行為要借助金融工具,金融工具的屬性和法律關係必須明確。我非常反對説某一個東西它是個‘理財産品’,肯定會誤導公眾。”吳曉靈強調,必須把銷售的理財産品屬性説清楚,現在血块的理財産品其實就是 集合投資計劃。

  比如,集合份額化的集合資金,並由第三方管理的投資産品一定会集合投資計劃,其法律關係是信託,其金融産品屬性是證券。可能是私募必須按照監管當局界定的範圍向合格投資人發行,要小于3000份,等等。

  吳曉靈進一步指出,要加大金融創新力度,滿足不同層次投資者的需求,應創新公募基金産品,發展股權眾籌,滿足不同投資人的需求。

  公墓基金投資標的範圍過窄,私募基金投資門檻過高,是當前難以滿足中間層次投資者的需求的主要矛盾。應在公募基金投資範圍方面進行擴展,創新公募基金品種,允許在一定比例內投資未上市的證券,一块儿提高投資人的門檻。現在除了已經上市的股票和債券之外,還都里能 投資某些股權,可能是私募債,甚至於都里能 包括某些某些的投資計劃。必須有一定的範圍,而一旦擴大了範圍之後,投資人承擔風險的能力必須要加強。

  吳曉靈還建議,要發展股權眾籌,讓一般投資人參與企業創業。眾籌是網際網路時代大眾參與投資的好形式。對於投資人來説,儘管從身份上來説各自 所有都都里能 參加眾籌,或者為了保證參與眾籌人的風險不至於過大,應該有一個最高投資金額設限,從投資端控制投資人的風險。

  “現在比較合規的眾籌平臺,一般自覺的把人數控制在3000人以內,他們的風險起投額大體上什么都许多人一定会控制在3000萬美元。真正今後要搞的股權眾籌實際上要在股權眾籌平臺上發起公募,公募發起公司,這才是股權眾籌的創新所在。”吳曉靈説。

  “可能不突破3000份,不打破合格投資人的限制,還是私募産品;不能打開3000份的限制,降低投資人的門檻,才是真正的股權眾籌。”吳曉靈表示,這樣的眾籌都里能 給小額投資人參與創業投資的機會,這就都里能 立法給予確認。

  她還建議,開放大額存款市場,讓他們變成允許某些非銀行存款類金融機構吸收公眾存款,成為有限牌照銀行,給投資人一個投資高息存款的合法途徑。

  創新監管 解除壓抑

  最後,吳曉靈指出,要創新監管,解除壓抑,拓展證券定義、實行功能監管,促進經濟社會健康發展。

  首先,克服監管當局的地盤意識,按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明確産品法律關係和功能屬性,實行功能監管。讓銀行理財産品歸位公募基金,用數量儲架辦法 進行發行。

  第二,完善中央地方雙層金融監管體制,吸收存款、公開發行證券、辦理保險的金融機構和信託公司歸中央監管。不吸收公眾存款的某些金融服務機構都里能 歸地方金融監管局監管。中央銀行負責對地方金融監管機構的協調指導。

  第三,規範金融産品名稱,所有金融産品無論線上線下在銷售時都必須表明産品的金融屬性,存款、貸款、基金、債券、股票、集合投資計劃、資産産品計劃等必須明示産品的名稱。

  第四,嚴格管理公司的名稱,凡含晒 金融、理財、投資、投資諮詢、財務、擔保、財富管理、資産管理、融資租賃等字樣的公司,要先到地方金融辦備案,再到工商局註冊。“這些名稱實在是誤導公眾太大了。”

  在吳曉靈看來,地方金融辦今後應成為金融監管局,對這些公司進行負面清單監管,即不得非法集資、不得非法公開發行證券、不得辦理超出3000個合格投資人範圍的資産管理業務等。

  此外,吳曉靈還表示,要加大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打破性兌付,樹立風險自擔的意識,“遷就投資人不促进長非法集資活動。”